路飞是个官二代

罗的脑袋里忽然住了一群人。

      他看不见他们,只能听见叽里咕噜吵闹的声音。

      “哇!罗好帅啊啊啊啊啊!!!!”

      好啦,我知道我帅,不用每天告诉我。

      “哈哈哈,尾田爸爸又发糖了!!罗路党福利呦(>﹏<)”

        尾田是谁?罗路党又是什么鬼?

       “罗在路飞面前变的好可爱啊,他肯定喜欢路飞啦╭(╯ε╰)╮”

       ……喜欢你个气球!谁喜欢那个傻货啊!!!

       “啊啊啊啊,大大又出罗路本啦!哇,好H哦~~”

      ……

      噗——

      ……

      “船长,你怎么留鼻血了!!船医,船医,船长鼻子流血了!啊啊啊!怎么办!”

       “闭嘴,贝波!”

        “是,对不起。”

        “……船长,你脸好红哦?”

        “滚!”

        “是,对不起~”

        这TM到底什么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被草帽船上的黄毛绿毛知道了怕是要找我拼命。我现在只想搞死凯多好么!!

       其他的,我——

       “哇呀呀,索路,索路!!大大画风真好(>﹏<)”

       眼前索隆正跟路飞酱酱酿酿,罗觉得体内有股洪荒之力有点控制不住。

       “能专一一点么?草帽当家不是我的么!!”

       “……”

       “……”

       “……船……长?”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草帽当家马上就到和之国了吧,贝波。”

       “对啊,对啊。船长终于可以见到心上人了。”

       甲乙丙丁看了看自家斜撇着嘴角笑着站起来的船长,齐齐喊了声“贝波!”

       跟他们声音一起出现的是冷又平静的“ROOM!”和攻击圈。

        “傻B熊!!!害死我们了!”

        “对不起╮(╯▽╰)╭”

        罗在一片嘈杂里笑了笑,双手十指交叉靠在了墙上。长刀靠在身边,刀上红缨被风吹起,飘飘荡荡。有些像谁见面时扬起的红色衣角。

        “心上人么?”

        也许是有放在心上的。傻又天真,洞悉你的所有挣扎苦痛,坚定又无畏的重新带给你希望和信仰。简直比挂在天上的东西还要让人害怕,一路就这样穿透所有遮挡直直照进内心最深的地方,让那里明亮又温暖。

       这样的人,谁能不放在心上啊。

       那样的笑脸,怎么会不惦记想念呢。

       快要再次见面了呢。

       草帽路飞。



山治绝望了。再说一遍,

      山治绝望了。美女本该是他的命。

      才对!!!!!

      一定是最近拿菜刀的方式不对。或者迈进厨房的步伐不对。或者是他向娜美和罗宾献殷勤的方式不对。

       总之,一定是哪里出错了。

       不然他现在是在干什么!!!

       偷亲一个男人。

       虽然身为橡胶的能力者摸起来也可以像女士们一样软啦。

       虽然他的嘴唇也比女士们的嘴唇要香甜啦。

       虽然他笑起来比所有女士们都好看啦 。

       虽然他的眼睛比女士们还要动人啦。

       虽然他吃自己做的饭时的样子比任何人都要让他感到幸福啦。

       但是身为“山治”,该爱的是漂亮的女士们。人设不能崩,这是底线。更何况我尾田爸爸并不怎么爱香路党,都不给糖吃〒_〒。

       好啦好啦。本王子有很多可爱的女士,还有娜美桑跟罗宾酱来爱啦。就让给那个可怜的绿藻头好了,省的他没人爱,变得好可怜哦〒_〒。

       本王子不会告诉任何人,本王子曾做过如此伟大的决定。但是本王子爱讲故事。

      

       故事内容是这样的:

       王子的心里有一个美丽的人。

       他带王子出海,找王子从少时就有的梦想。

       他救王子出苦难,离开那像深渊一样的过去,带回了被装在铁盔里的小王子。

       他让王子在离开哲夫那个臭老头后人生依然有意义。

   

       他是王子的船长。

       后来他成为王子的萨乌森·桑尼号。

       王子曾在无人且安静的角落吻过他。

       无人知。

路飞不知道。草帽海贼团的其他人也不知道。

       路飞被刀第一次砍到时,索隆只皱了眉。

      

       路飞被刀第十五次砍到时,索隆咬紧了呀。

      

       路飞被鹰眼挡住时,索隆看到了跟路飞一样的结果。他没忍住喊了一声“路飞”,并试图抱住路飞往一边拖。好在路飞自己收回了攻击。

      

       路飞得到钥匙抱紧了女帝跟她说“谢谢”时,索隆撇了撇嘴。

      

       路飞冲到海军最高战力三大将跟前时,索隆也试图攻击他们,路飞被一脚踹回原地时,索隆几乎要捏折了他的三把爱刀。

     

       路飞求大脸变态注射荷尔蒙时,索隆盘腿坐在路飞跟前,右手盖在脸上,没看路飞。有些驼背,安安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虽然他们本来就看不见他,听不见他。

      路飞迎着赤犬的攻击时,索隆仍旧试图挡在路飞前面。赤犬的岩浆仍然毫无阻碍的穿过他,又透过了几乎瞬移过来的艾斯的背,被阻挡在路飞眼前。

       路飞抱着艾斯哭了。索隆没有见过这样的路飞,好像世界都塌了一样。从来自信,坚定,强大的船长崩溃了。

      

       索隆在路飞身边无力的跪下来,把头靠在路飞的肩膀上。他伸手抱住路飞,想要紧紧地抱着他。

       “路飞,路飞,你要坚强一点。听见了么,坚强一点。”索隆大概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无力又又愤怒,像个被绑住爪子没法动的狮子,只要一得到挣脱就能撕碎他的敌人。但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轻,几乎带着祈求。温柔的像是怕路飞就要碎掉一样。

       这样小心和温柔甚至胆怯的武士谁也没机会见到。包括路飞。包括索隆自己。

      

       路飞终于被救走时,索隆没跟去,就悄悄的摸了摸路飞紧闭的眉眼后狠狠咬了他的脸一口。等潜水艇在眼前消失踪影,索隆才慢慢拆掉系在胳膊上的墨绿色头巾,握着刀恶狠狠盯着战场上的赤犬。

       “路飞,等着我!”

       后来两年后再回到桑尼号上,索隆没告诉任何人他曾看过那样绝望的船长。索隆没告诉过任何人他从那场战争以后决定要像艾斯一样守护着他的船长。

       而索隆在离开路飞两年后养成了一个坏习惯,他总喜欢在床上用各种花样证明路飞的存在。在一回又一回路飞边撒娇边挣扎最后像打架一样的情~事里,索隆曾经看过的那样的路飞渐渐远去了。只有这样,索隆才能放心。

       他的船长啊,简直要成为了他的信仰。

       比野心还要重要的。

       唯一的。

       “他是我们的船长。”
     
       “我们的船长,永远也不会认输。”
      
       “哪怕死。”

索隆每次跟路飞做AI都得搞副海镂石手铐

       不然那二货毫无所动的样子,实在有些伤他身为男人的自尊心。


      


      能力者真是麻烦。尤其是这货伸缩自如的橡胶能力。


      


       虽然他怕疼撒娇的时候也会让索隆犹豫,但他更喜欢这二货在身下不同以往的样子。所以路飞好用惯了的撒娇术在床上无一例外的失败了。他捏着嗓子软绵绵的叫“索隆”时除了让这大野兽更兴奋之外,还是让这大野兽更兴奋。一不小心就打架一样,嘁呖咚隆一晚上。如果太过吵闹影响了下面一群单身狗,他们会在正重要时迎来娜美亲切的问候,有时是让人懵逼的两拳头,有时是让人升天的雷电气候。好一些,是她呲牙咧嘴一顿怒骂。那女人简直强悍到让人发指,像不知道她是女人他们是男人并在做一些不能描述的事情一样。


        这几乎成了草帽海贼团的日常。


        没什么可尴尬的,因为是同伴。